企业家财富 首页 综合 查看内容

金蝶云·星空数字农业漫谈之——求真,择善,向美

2023-1-13 17: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32| 评论: 0|来自: 互联网

摘要:   当前全球营养不良状况持续反弹(2021年,全世界有7.02亿至8.28亿人面临饥饿),并且“到2050年还需要为新增的20亿人提供食物”;“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的主要驱动因素(冲突、 极端气候、经济冲击以及日益加剧的不 ...

  当前全球营养不良状况持续反弹(2021年,全世界有7.02亿至8.28亿人面临饥饿),并且“到2050年还需要为新增的20亿人提供食物”;“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的主要驱动因素(冲突、 极端气候、经济冲击以及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往往同时发生 ,这继续挑战人们可以获得的食物数量和质量,同时使财政状况恶化”,粮食安全与可持续性始终面临严峻且多元化的挑战。

  以上,“悲惨”与“全球营养不良”两方面产生的冲突说明全球“农业革命”依然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路上。把视角缩小回看中国,“2001-2012年,中国的农药使用量、生产量从69.6万吨增加到354.9万吨,粮食产量常年增长的背后是肥料跟农药的支撑…中国农业施到土壤中的化学肥料高达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平均施肥量达到434.3公斤/公顷”;总而言之挑战就在眼前刻不容缓,粮食与农业系统的供给侧必须做出深刻改变;且亟需通过变革与创新在保持绿色生态的同时提升供给侧的效能。

  求真:数字农业路在何方

  虽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农业进行供给侧的变革与创新在探索与实践的路径上从程度上来划分有两大类型:一、颠覆性创新,二、改善性创新。

  1、颠覆性创新:不破不立

  颠覆性创新意味着“跳出盒子思考”;农产品品类或交付将发生本质化变革,成本结构将产生冲击性变化;其中,“替代蛋白质”与“垂直农业”极具代表性:

  替代蛋白质:植物蛋白和食品技术替代动物蛋白或肉类蛋白,包括并不限于以植物为基础的新型替代品,以昆虫和其他新型蛋白质来源为基础的产品,以及利用尖端生物技术开发的人造肉

  垂直农业:室内进行种植,采用无土栽培,采用其他可降解的材料代替土壤,或者直接使用人工配制的溶液;利用LED等其他光源提供光照,并用水雾或自动滴灌系统浇水

  颠覆性创新有点像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五力模型中的“替代品的替代能力”;同时,目前还严重受制于技术与成本(投资回报率)约束。

  2、改善性创新:上下求索

  改善性创新意味着传统“农业革命”的延续,尤其体现在“田间与采收管理”环节。其中,从实现方式上可以细分为两种模式:工业型模式,生态型模式。

  工业型模式:以机械化与自动化为主要变革与创新的手段与路径来实现农业标准化、精准化与高质量;其中,“无人驾驶拖拉机”、“农业机器人”、“无人机”极具代表性并且在持续地创新,应用与普惠化

  生态型模式:以承接“碳达峰碳中和”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战略实施为机遇来实现农业资源与生态要素的重新组织与增值;其中,“动物保健药与疫苗”,“微生物固氮与合成生物学”,“循环经济”极具代表性

  择善:数字农业的锚点

  锚点一:社会化资源组织;大国小农,农业供给侧运营模式的持续探索与迭代

  说明:上图中,小农场(Smallholder farms)的划分原则为农场面积小于2公顷(30亩)

  首先,小农不是异类;“小农场生产了全球约三分之一的粮食,更具体地说,小农场生产了全球32%的粮食,全球29%的作物,并使用了24%的农业用地”;尤其在中国,在大国小农的国情农情下,在土壤与品种资源禀赋、土地权益保护与监管、耕作方式与污染等掣肘因素的挑战下,小农场这种典型(大样本)的生产力特点及其与核心农业企业之间的生产关系值得反复审视、实践与创新,这恰恰是农业进行供给侧的变革与创新在探索实践的核心对象与载体,也是农业数字化的立足点与出发点之一。

  其次,不同核心农业企业的竞争战略与核心资源的禀赋与定位不同,这直接导致不同企业的社会化资源的组织与运营模式及其复杂程度有很大差异,下面以三家金蝶云·星空典型农业客户为例来管中窥豹。

  褚氏农业:长工模式,核心企业与农户紧密型合作与协同,品质标准的强管控与强反馈

  百瑞源枸杞:解耦,强化核心竞争力(有机种植与锁鲜制程工艺)并将采摘环节社会化

  黄天鹅:甄选,建标准(国内首家可生食鸡蛋企业标准)并与中大型农场契作代养

  最后,社会化资源组织方式的不同并不能直接代表农业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水平高低;同时,它能反映企业面向自身品类/品类组合特点与在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的战略侧重或选择,值得反思、互相借鉴与个性化创新实践。

  锚点二:价值链纵深;求同存异,农业供给侧价值回报的再定义与再平衡

  “对于褚时健来说,这个生产计划不仅决定了当年玉溪卷烟厂的生产规模和生产总值,还决定了他要如何去订‘第一车间’的种植计划。因为烟叶有一个三年醇化的周期,所以玉溪卷烟厂的烤烟种植计划必须提前两到三年来做”【8】。在1989年,褚时健就面临着价值链计划与协同的挑战,因为褚时健当时就将烟田视为玉溪卷烟厂的“第一车间”,将烟农当作是“第一车间”的职工。由此推而广之,面向高质量发展的目标;核心农业企业价值链条的不断延长与深潜将带来更加多元化与复合型的挑战,各个生产要素的价值因为目标的调整或迁移将重新被定义,各个相关方的收益回报与风险共识获得再分配与再平衡。其中,农业供给侧价值回报的考量将包括并不限于以下三方面因素:

  时间因素:品种选育与验证,有机农作物转化期与轮作机制,深加工制程工艺跨越式变革等投入周期漫长,使得价值回报的模糊性增加

  季节性因素:上游核心农业企业持有的品类组合与茬口天然的季节性导致核心供应链基础资源(包括并不限于农机设备,拣选与深加工产线,仓储,周转容器)与人力资源的空窗期长且利用率波动大;使得核心资源的投资回报率走低

  利益因素:不同利益相关方价值取向与主张存在“冲突”与偏差;绿色可持续,效率,质量,企业营收与粮食安全等多种视角出发点并不协同一致;使得核心资源的价值需要重新定义

  综上,“社会化资源组织”与“价值链纵深”往往意味着企业在农业供给侧从战略到运营需要跨越组织与职能的边界去整合与协同,导致农业供给侧的变革与创新在探索与实践的复杂度与成本极具增加;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恰恰是农业数字化的锚点;其中,核心价值点包括并不限于以下内容:

  高速度:农业供给侧变革与创新快速试水与验证,及时反馈与调整

  低成本:降低总拥有成本,赋能跨越价值链各利益相关方的信任与风险共担

  高效率:结合企业组织运营模式的阶段与品类特点,深挖运营效能

  向美:数字农业的期许

  中国大宗鲜活农产品的人均占有量是世界均值的两倍以上;然而,高产量与高人均占有量并没有直接为农民带来高收入,农民兄弟不得不去做“农民工”,而不愿、不能扎根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农业进行供给侧的变革与创新时,提高农民的生产率和市场参与度与认同度是核心的价值取向。

  最新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强调“农业强国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根基,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夯实国家安全基础,都离不开农业发展。建设农业强国要体现中国特色,立足我国国情,立足人多地少的资源禀赋、农耕文明的历史底蕴、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时代要求,走自己的路,不简单照搬国外现代化农业强国模式。要依靠自己力量端牢饭碗,依托双层经营体制发展农业,发展生态低碳农业,赓续农耕文明,扎实推进共同富裕”。虽然荆棘载途,但只要我们矢志不渝农业进行供给侧的变革与创新定会功不唐捐。

  “做农业”就选金蝶云·星空。金蝶云·星空基于在农业领域的深度实践,横跨种业、菌业、水稻、柑橘、甜菜、苗木、水产、生猪、禽类等各大品类,基于价值链以五力成长飞轮赋能新农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分类

企业家财经 —— 关注财经,洞见未来

企业家在线旗下财经门户

粤ICP备14005920号-2

深圳市网赢天下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手机:13509600266

Q Q:80874860

使用移动终端扫描二维码,获取更多资讯

返回顶部